欢迎你访问可爱女人网

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藏私房钱的老公

编辑:互联网 小柯 字体:

藏私房钱的老公


  霍婷的抱怨
  “你变了,你现在心里根本就没有我,要不怎么总偷偷摸摸藏私房钱。以后你想存多少就存多少,我不管了,不行咱们就离!”咨询室里,霍婷愤愤不平地说着,而一旁的卢琛只是闷头抽烟,烟雾一圈圈升腾着,仿佛是要驱散霍婷的怨气。
  发现卢琛偷藏私房钱,是霍婷在一次做家务的时候。那天,她无意中触碰到墙上的镜框,发现有一个东西掉了下来。霍婷低下头,发现是一个存折。打开存折,上面赫然写着卢琛的名字,虽然数目不多,却对霍婷的冲击不小。她怎么都不会想到,卢琛竟然背着自己私设小金库,要知道,卢琛平时是把经济大权交给自己的。
  在霍婷印象中,卢琛是个老实又疼爱自己的男人。他们俩是经父母的熟人介绍认识的,霍婷婚后经常开玩笑说,自己的婚姻是“奉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”,可她心里是幸福的。卢琛虽然有些木讷,但对她不错,体贴又照顾。唯一让霍婷不满的是卢琛的家庭状况。公公去世后,家里变得很拮据,以至于两个人结婚时几乎没买什么像样的家具。婆婆还要养卢琛的妹妹,她大学毕业后,就一直没找工作,整天待在家里,婆婆却无怨无悔。好在霍婷和卢琛婚后单过,这让彼此少了不少口舌。
  结婚一年后,由于卢琛技术好,被厂领导看重,去了技术科,并成为骨干。有时,他也会被请到兄弟厂去指导工作,自然有了不少灰色收入。每次回娘家,霍婷的母亲都不忘小声叮嘱她:“看紧卢琛,男人有钱就学坏。”那时候,霍婷还觉得母亲可笑。结果这次真让她发现卢琛私设小金库,这让她的神经高度紧张起来。
  那一晚,霍婷质问卢琛:“这钱是你放在镜框后面的吗?”卢琛支支吾吾地说:“是,一忙忘给你了。”说完,卢琛的脸红了。
  看卢琛吞吞吐吐的神情,霍婷怀疑了:他为什么要藏私房钱?他拿这些钱干什么?他是不是还藏有很多私房钱?一旦有了疑心,霍婷发现自己的注意力开始关注到家里的每一个角落。霍婷的单位效益不好,已经处于半停产的状态,在家的霍婷有着充裕的时间,这让她很方便开展大规模的“搜索”行动。她发现,越是自己以前不太动的地方,越是有着意外的收获。比如卢琛常用的工具书里、柜子顶端的角落。甚至有一次电脑坏了,她请人来修,竟然在主机里发现了500元钱。
  频繁搜到卢琛的私房钱,这让霍婷非常不安:虽然财政大权一直由自己掌管,可从来也没有亏待过卢琛啊!他难道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自己持家的无声抗议?或者是他有了别的情况?
  霍婷悄悄看过卢琛的微信,卢琛是个怕麻烦的人,密码基本上都是霍婷名字的全拼加他们的结婚纪念日。信息里确实有一些似是而非的“暧昧”内容,但霍婷又感觉那些不足以证明什么,只是相互的调侃。
  不久,霍婷在抽屉的夹层里,看到了一份合同,那是卢琛在一个私营企业技术入股的协议,数目并不小。这次她没有声张,她知道问也问不出什么,只会打草惊蛇。很快,霍婷就在马桶的水箱里找到了一个用塑料包包着的银行卡。她带着卢琛的身份证到银行查了一下,与协议上的钱数完全吻合。
  霍婷愤怒了。那天,她从银行回来,“啪”地把那张银行卡连同协议都甩在卢琛的脸前。
  卢琛有些蒙了。
  “你说啊,怎么回事?”霍婷几乎咆哮着。
  “我难道就不能有一点儿属于自己的钱,有一点儿属于自己的隐私吗?”卢琛小声嘀咕着。
  两个人一晚上都没有说话,屋里死一样的安静。临睡时,卢琛试图跟霍婷解释两句,但霍婷一转身,把冰冷的后背留给了卢琛。
  两个人的冷战在迅速升级。卢琛单位的一个同事,无意中告诉霍婷,卢琛每个月都会给妹妹一些钱。气愤的霍婷找到小姑子,那个头发染得像鸡毛掸子、身上总是散发着香水味、手里提着LV包的丫头。
  “对,我哥是给我钱了,那又怎么样?”小姑子直言不讳地承认了。“你要这么多钱干吗?妈不是每个月都给你钱吗,你还跟你哥要?”霍婷感觉很生气。“这是我哥赚的钱,我没有必要告诉你。”小姑子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  憋了一肚子气的霍婷回到家,生气地质问卢琛,并下了最后通牒:“你必须把钱要回来,否则咱们没法过下去了!”“她想开个美发厅,钱只是找我借的。我就这一个妹妹,总比她天天待在家里强。”
  霍婷听不下去,她并不只是因为钱,而是感觉自己在卢琛心中根本就没有位置了。
  那之后,霍婷对卢琛越来越冷漠,甚至没事就找他的茬儿。卢琛并不接霍婷的招,也不向她妥协。这个男人真是变了,霍婷感觉日子没办法过下去了。
  卢琛的心里话
  咨询室里,卢琛重复着同一句话:“我是爱她的,只是有些事跟她说不明白。”
  卢琛说,他的小金库是在刚调到技术科的时候“私设”的。一位谈得来的同事神秘兮兮地跟他说,这个部门油水比较大,一定要藏好私房钱。当时,卢琛听着觉得好笑,心想:我们夫妻感情这么好,还用藏私房钱吗?
  尽管这么想,可月底的时候,卢琛竟然鬼使神差地扣下一部分钱。他想跟霍婷商量,多给自己母亲一些钱。父亲去世后,母亲非常孤独,还要养一个无所事事的妹妹,很不容易。卢琛想,如果霍婷同意,他就将自己扣下的钱给母亲,并且以后“冻结”小金库。可卢琛要给母亲钱的想法让霍婷很不满:“钱给了你妈,还不是都让你妹妹花了。”卢琛心里很不高兴,他想,难道自己想报答母亲都没有权利吗?
  最终,卢琛将钱偷偷给了母亲,并再三叮咛她,千万别让霍婷知道。母亲因为对霍婷也有些不满,便告诉卢琛:“别太苦了自己,平时自己也藏些钱,不行就偷偷放在妈这里。”卢琛知道,在母亲的眼里,霍婷有诸多不是,比如:对卢琛不够体贴,只知道限制卢琛的钱,却没给卢琛一个放松的家;卢琛累了一天,回家看霍婷不高兴的时候,还要赔笑脸。
  最初,卢琛带霍婷去母亲那吃过几次饭,但每次都是不欢而散。去母亲家的时候,霍婷自然要买些东西,买贵了,母亲说霍婷不会过日子;下次买成便宜的,她又说霍婷心里没有老人,这让霍婷很为难。有时候,卢琛的母亲做饭的时候,霍婷去帮忙,可不是油放多了就是盐放少了。饭做好了,端上饭桌了,卢琛的妹妹又是挑三拣四,这不好吃那不好吃,弄得霍婷每次心里都不高兴,后来她也就很少去婆婆家了。

热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