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你访问可爱女人网

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朱军、谭梅:幸福无处不在

编辑:网络 天天 字体:

  1
  
  对于全国的广大电视观众来说,朱军这个名字并不陌生,甚至可以用家喻户晓来形容。特别是从他担纲主持《艺术人生》开始,他的潇洒大方、清新干练、机敏沉稳越来越受到全国广大电视观众的喜爱。
  朱军1964年生于兰州市,1981年应征入伍。父亲是兰州军区战斗歌舞团首席单簧管演奏者,受父亲熏陶,朱军11岁时便开始学习单簧管演奏。入伍后,他成了部队业余宣传队里的一名演员。离开部队后,朱军考入了甘肃省曲艺团,成了一名专业演员。1988年,朱军从甘肃省曲艺团调到兰州军区战斗歌舞团担任相声演员。英俊潇洒的他不仅幽默风趣,还能说、能唱、能演,在团里,自然成了姑娘们心中理想的“白马王子”。谭梅是1987年从西安特招入伍的舞蹈演员,秀美文静、楚楚动人,令朱军心生爱慕。
  1989年5月,团里组织下连队慰问演出,谭梅拎着一只笨重的行李箱,行走非常吃力。朱军见了,忙走上前从她手里接过行李箱。两人边走边聊,一路聊下来,发现竟是那样的投缘。
  谭梅晕车,上车不断地呕吐,朱军守在她身边,满心焦急。中午,车停在一个小镇,朱军对领队说:“我请一下假,去处理一点私事,吃饭就不要等我了。”他跑到街上四处打听药店,花了两个多小时,买到了晕车药。当他满头大汗赶回来时,其他演员早已吃完饭在车上等他了。朱军来不及擦汗,一边向大家道歉,一边张罗着让谭梅把药服下。而他因错过了吃饭时间,只好啃冷馒头充饥。
  从此以后,只要出去演出,谭梅都会把自己的行李交给朱军提,他们的爱情就这样通过这沉甸甸的行李箱慢慢地萌芽了。这年7月,谭梅的一个同事无意中告诉她说,朱军已有女朋友了,谭梅表面上不动声色,内心却如同翻江倒海,回到宿舍就趴在床上伤心地哭了起来。晚饭后,朱军来找她聊天,谭梅哽咽着说:“以后你再也不要来找我了,不然,你女朋友会生气的。”谭梅的话弄得朱军一头雾水,搞清了事情的原委后,他鼓起勇气对谭梅说:“谭梅,难道你看不出我的心思吗?我爱的是你呀!”
  望着朱军深情的眸子,谭梅破涕为笑:“你为什么不早说!”朱军说:“我们家有7个兄弟姐妹,父亲工资不高,母亲又没有工作,还要照顾姥姥和舅舅,家里的条件很不好,我怕……”朱军的话没说完就被谭梅打断了:“朱军,我爱的是你,不是你的家庭条件,我能接受你,就能接受你的家庭!”
  1991年,朱军调到甘肃省电视台主持综艺节目《花好月圆》,他轻松幽默的风格很快就得到观众的认可。从此,甘肃省几乎所有的大型文艺晚会都由他担任主持,朱军在甘肃成了家喻户晓的主持人。
  1993年5月,朱军与谭梅在亲友们的祝福声中,走上了红地毯。
  
  2
  
  婚后,两人的小日子过得温馨浪漫。为了让妻子更加楚楚动人,朱军利用每天下班的时间给妻子做衣服。谭梅穿上丈夫为自己量身订做的衣服也兴奋不已,尤其是朱军亲手缝制的那件条绒夹克,让妻子在歌舞团的姐妹中很是风光了一把,大家都以为是谭梅在国外买的。
  幸福是甜蜜的,但又是短暂的,为了追寻梦想,他们不得不分离,天各一方。
  1993年6月21日,甘肃电视台筹备一台晚会,晚会由朱军和杨澜共同主持。当晚朱军的表现给杨澜留下良好的印象。晚会结束后,杨澜对他说:“朱军,你应该走出去试试,要是原地不动的话,5年,你就没有太大发展了。”
  其实,在朱军的内心,早就有了到人才济济、更具挑战性的中央电视台去发展的念头,
  但想到刚刚新婚的妻子。他又犹豫了。谭梅看出了丈夫的心思,鼓励他说:“你大胆去闯吧,不要担心我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得到妻子的支持后,朱军决心到北京去搏一搏。
  1993年9月,朱军怀揣梦想来到了北京。初到北京的他人地两疏,每天只好在中央电视台的三个大门边撞来撞去,由于没人推介、引荐,门卫不肯放他进去。一个星期过去了,朱军连导演的影子也没碰上。
   在北京的开销很大,为了省钱,朱军租住在一个防空洞改建的地下招待所里,里面阴暗潮湿,还紧挨着公共厕所。一日三餐,朱军就靠吃馒头和方便面度日。
  几经周折,朱军终于见到了文艺部导演高立民。高立民对他感觉很好,恰好当时《东西南北中》栏目正需要一名男节目主持人,高立民就向制片人孟欣推荐了朱军。
   起初,朱军每天的工作就是早上到14楼打水,中午到食堂给办公室的人买盒饭。为了尽快适应央视要求,他放弃了所有休假,时时处处虚心向同行学习、请教。3个月后,他终于通过严格考核,成为央视的节目主持人。接到这一好消息,朱军一路小跑进附近的电信大厅,排了好长时间的队,拨通远在大西北家中的电话,他激动地只说了5个字:“老婆,我成了。”谭梅在电话那头,早已泪流满面。
  为了在中央台站稳脚跟,朱军每天忙得像不停转动的陀螺。看到丈夫瘦了、黑了,谭梅内心很难受。1995年4月,谭梅决定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。这样自己就可以到北京来,在丈夫的身边照顾他。
  在丈夫的关爱和自己的努力下,谭梅顺利通过了考试,成了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表演班的一名学员。1997年,中央电视台主办第三届全国小品大赛,谭梅觉得这是证明自己和提高能力的好机会,便报了名。朱军很支持,每天和她一起研究修改剧本,还请了一些小品大师给妻子作艺术指导。最终,谭梅的小品《山妹子》一举夺得大赛二等奖,谭梅本人也荣获“最佳女演员”称号。
  1998年7月,谭梅以优异的成绩从艺术学院毕业,分配到中国海军电视艺术中心当演员。接到分配通知的那天,朱军深情地抚摸着妻子的脸,怜爱地说:“谭梅,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!”谭梅幸福地依偎在丈夫的怀里,说:“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吃再多的苦我也愿意!”
  沐浴在妻子的关爱中,朱军进入了收获的黄金季节。自1995年起,央视很多大型晚会和演出活动,都由他担纲主持。由他策划并主持的访谈栏目《艺术人生》更是创下了收视奇迹。
  
  3
  
  2001年谭梅怀孕了,朱军知道后特别兴奋:“要当爸爸了!”
  从谭梅怀孕的那天起朱军就经常看一些育儿的书籍和杂志,经常给宝宝听音乐。还给肚子里面的那个小家伙念唐诗,趴在那儿唠唠叨叨和孩子说话。
  从期待婴儿的诞生,到在产房外的那份焦虑,直到看见健康宝宝呱呱落地的那份喜悦,接下来就是束手无策和手忙脚乱——宝宝那么柔软,该怎么抱他,怎么喂他呢?儿子小毛头刚生出来的时候,朱军坐在那儿一夜没眨眼,看着小毛头在那儿甜美地睡觉。他想:这是我儿子?他真的就这么来了?茫然又惊喜。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就这样慢慢适应了三个人的世界。
  孩子的到来期盼得太久太久了,那么珍贵,两人希望给孩子完美的一切。所以起名字这件“终身大事”也显得尤其重要,最后,宝宝的名字融会了两人姓名的精华——朱思潭!谭梅幸福地说,“儿子是2002年6月26日出生的,那时天气本来还比较热,可那天突然下雨了,于是取了我姓的谐音‘潭’字来喻水,‘思’字代表我们希望和孩子能够永远地彼此思念。”
  所谓成功和幸福不过是在日复一日的努力中,两颗息息相通的心牵手走过一生而已。有了孩子以后,朱军更深深地体会到这一点。“在外忙得很累,回到家里儿子趴到我的身上,对我笑一笑,你就会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,一下子就放松了。如果你感觉不到幸福就是对自己太苛刻了,对生活太苛刻了,其实,幸福是无处不在的。” 

热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