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你访问可爱女人网

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微妙女友造访我的婚姻

编辑:互联网 静云 字体:

微妙女友造访我的婚姻


   1,闺蜜驾到
  远嫁深圳的死党谢安琪要来我们这个城市出差,问我和老公陈斌准备什么样的隆重仪式热烈欢迎她。我立马表态:“亲爱滴,就咱俩这铁磁铁磁的关系,当然是你和我住主卧,让他睡书房去!”
  谢安琪跟我的关系非同一般,上小学我们是同桌,放学回家后是邻居,虽然中学失散了6年,可是又宿命般地考入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,那关系怎么能不铁磁。更为微妙的是,听闻她嫁的老公是个商界精英,她已经稳步迈入阔太行列,而我和陈斌还在奔小康的路上凌乱狂奔中。女人嘛,结婚前比美丽,结婚后一定要比的就是谁比谁嫁得好,谁比谁幸福!
  这场暗地里的比试要搁在三年前,我肯定是稳操胜券的,那会儿我跟陈斌刚结婚,论感情甜蜜论外形搭配论举止默契都可以去竞选“中国好夫妻”了!可现在—我跟陈斌早已从热恋的胶着迅速步入婚姻的平淡,陈斌生性拘谨内敛,一句话能三个字表达清楚的绝不肯说出第四个字来。我跑百货公司给他血拼回来的外套衬衣,满心以为能博他老人家一句捧场,没想到人家眼皮一翻,嗯了一声就划上句号了,又出钱又出力的我连句表扬都没落着,恨啊!为了准备一顿能讨他欢心的丰盛午餐,我跟上了战场般浴“汗”奋战,他在客厅边看报纸边漫不经心地兜头泼下一盆冰水:“凑合吃点得了,又没外人。”人家根本不领情啊!
  渐渐的,我跟陈斌在家的日子真的是越来越原生态了,穿着起皱的睡衣,提拉着拖鞋散漫的穿越房间,两眼无神地看着电视,挖鼻孔、打呵欠,审美疲劳是早晚的事。我差点都想不起来我们从热恋到新婚那会男的玉树临风有型有款,女的千娇百媚婀娜多姿是怎么一幅画面了。
  晚上,陈斌盯着电视屏幕看,完全把我当空气,我轻描淡写地说:“谢安琪下周出差要到咱们家住几天,你看怎么办?”他没什么剧烈反应,只是“哦”一声表示他听到了。
  我不甘心,一次次追问,她要来了,怎么住啊?第一顿饭是出去吃好还是在家吃好?你能去接她一下吗?当然不能开咱家的比亚迪,怎么着也得跟你同事换个奥迪Q5开吧?陈斌终于忍不住“啪”地一声把遥控器摔茶几上:“不就是她来住几天嘛,至于这么如临大敌的!”
  我冲他吼:“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,我这还不都是为了咱们家的面子工程着想么?!”


   2,紧张综合症
  我突然挑剔起来。先是盯上了窗帘,那还是结婚时买的,款式早就过时了,颜色也旧了,换了它!顿觉心情舒畅不少。接着发现餐具不配套,以前失手打碎了几个,一直凑合着用到现在;然后是看茶几下那块地毯不顺眼,还思忖着哪个角落该摆些什么样的花草才够看……
  等这一切都布置好后,我进了淋浴房,许久没这样仔细审视过自己了,身体不像以前那么紧致,手臂下有了拜拜肉,小腹也不复从前的平坦,眼角多了浅浅细纹。于是,唤陈斌帮我拿浴巾时,有些无助地问:“我是不是老了?胖了?丑了?”他淡淡扫了我一眼:“你那是晋见贵客前的紧张综合症,我不予置评。不然最后遭殃的还是我!”晚上他主动在十点关了电视:“睡吧,漂亮女人是睡出来的。”我点点头,把这当成是他的在意。在睡着前,我最后想到的是,明天一定要去买抗皱的面霜跟眼霜。
  对于谢安琪到来之前我的处心积虑,陈斌只说过一句话就是,搞不懂你们这些女人,嘴里是蜜里调油的亲热,其实暗地里较劲,比美,比幸福,比谁过的滋润。我甩给他一句,那你过年回老家见你父母,恨不得把自己从头到脚武装成成功人士,总提你升职加薪换大房子的事,你那不是显摆啊。他立刻无话了。
  接机的日子到了,掐着时间点儿我跟陈斌出门去接谢安琪,我突然转身对他说了一句:“老公,看在多年夫妻情份上,你这次一定要配合我完成任务。”或许是我从没有过的紧张态度,一向散漫随意的陈斌竟然郑重答应了。
  谢安琪一出闸门就给了我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,那咋呼劲跟从前没什么两样。我一眼就看得出,她从头到脚的行头都是精心准备的,色系、款式、牌子无一不是当季最新款。
  陈斌过来打招呼,接过行李,走在前面为我们开道,甚至在上车时,他都颇具风度地为我们一手开车门,另一手挡在我们头顶。谢安琪意味深长地瞟了我一眼:“行啊你,看不出你把人家调教得这么出色!”我吃吃笑着,脸上写满得意。
  餐桌上,陈斌继续上演着西方绅士的表演,我跟谢安琪一边享受美食一边享受他的卖力演出。晚上,我借去书房给他送枕头的空档,主动奉上香吻一个,甚至假模假式地要给他捏捏肩膀,他一点不领情:“去去去,别假献殷勤了,你这是鼓励我再接再厉呢,还是心里有愧啊。”
  老公一下子从原生态跳到精装模式,还真让我适应不过来。


   3,一个秘密
  谢安琪的到来,让我们散漫许久的日子重新精致紧张起来。
  我从前习惯了早上胡乱对付些早点拉过一套衣服穿上就出门,现在有了谢安琪这面镜子的反射,我开始早早起床热牛奶烤面包,停留在化妆镜前的时间越来越长,套装是头天晚上就在心里来来回回过了好几遍才通过的,甚至当着谢安琪的面我破天荒对陈斌柔情款款地说:“老公,你明天有事吗?能不能陪我们去购物啊?”陈斌差点把嘴里的面包喷出来,他望向我的眼神,比从前多了点别样的内容。
  陈斌也在不知不觉改变了,他不像从前那般不管不顾地玩电脑游戏,霸占电视,脱下的衣服随手乱扔。他下班时会打来电话问我们在哪里,用不用他买些什么菜回家,饭桌上会讲上一两个冷笑话,在我跟谢安琪逛街时,他会耐心地留在车里看管大包小包东西,无聊打盹……
  一天晚上,我跟谢安琪泡吧,喝了不少红酒,聊了不少各自男人还有从前的青春时光,谢安琪告诉我一个埋藏她心底多年的秘密,在我跟陈斌谈恋爱时她曾有过那么一丁点喜欢陈斌,就一丁点。她说陈斌身上有股大家子气,搁家里能当镇宅使,让我千万要珍惜。这话要从别的女人口中说出,我肯定有点酸溜溜的不是味,但从校花兼密友谢安琪嘴里说出来,我心头脸上写的都是骄傲,再次频频举杯。

热文推荐